大西洋客户端
Banner
公司名称:大西洋客户端装饰材料有限公司
联系人:阳经理
联系方式:18623665633
厂址:重庆市木洞轻纺工业园D3幢
居址:重庆市渝北区北环立交中国华融现代广场1、2号裙楼
网址:http://www.fyxxw.net

新民晚报独家专访|牛犇的头发白了心却还是一

作者:大西洋客户端时间:2021-03-03 19:16

  在刚刚闭幕的第26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上,上影演员剧团老艺术家牛犇获得了终身成就奖。获奖后第三天,他接受了新民晚报的独家专访。白衬衫、绿夹克、白裤子,再搭配上条纹袜子和皮质休闲鞋,牛犇的头发白了,心却还是一个少年。

  手握奖杯,牛犇没有客套和寒暄,着重讲一个道具师傅的辛苦,感激所有为电影辛苦付出的幕后工作人员,引得现场长久的掌声。摊开奖状,牛犇还是说:“一路陪伴我走来的电影人,我有说不尽的感激的话。谢谢他们,给我的呵护和鼓励。”

  牛犇是天津人,父母早亡,是大哥带着他和妹妹一起生活。家里穷,他出生时生日就记在门板上:属狗。究竟哪年出生,牛犇说直到解放后1952年全国第一次普选时才搞清楚,生于1935年。

  当年大哥带着他和妹妹在北京谋生,住在同乡大院,生活十分贫困。“后来我大哥学会了开汽车,进了中电三厂(北影厂前身),他每天开车接送演员化妆拍戏,我就帮大家跑个腿买个东西,演员晚上出去我还帮着照看小小孩。他们给我一块饼干,我就很高兴了。”

  牛犇说,自己从没想过当演员,家里往上数三代,“就是八代也没有文艺工作者呀” ,但或许他就是与电影有缘。

  当时三厂要拍电影《圣城记》,片中需要一个村童,谢添就把牛犇推荐给沈浮导演。谢添一路上叮嘱牛犇别紧张别害怕,没想到牛犇为了表现得不紧张,进了厂办公室,一蹦就坐在了沙发靠背上沿,谢添一愣,可沈浮一看就喜欢上了牛犇,可爱、放得开。这个角色就定了下来。“当时生活很苦,没吃过一次饱饭。我真的是为了吃上饭,去拍的第一部电影。”

  《圣城记》正式开拍,牛犇演的村童名叫小牛子,演日本鬼子的是韩涛,他也住在三厂大院里,平时挺和善,牛犇天天和他见面。导演让牛犇演出怕韩涛的样子,“我看着他吹胡子瞪眼演个日本鬼子,只觉得好笑”。于是,试拍了好几条都通不过,沈浮直摇头。

  在一旁的谢添着急了,冲进拍摄现场给了小牛犇一巴掌,小牛犇一下子委屈极了,耷拉着脑袋再也笑不出来,于是这场戏顺利通过了,大家都挺满意,沈浮说:“好好,小孩表情不错。”就这样,谢添一巴掌把牛犇打入了电影这门行当。

  牛犇告诉记者他原名张学景,当时电影界演员单名很多,去香港拍电影前,他就让谢添帮着改个名字。谢添说:“咱们平时都叫你小牛子,干脆再加上三个牛,叫牛犇吧!”这就是“牛犇”的来历。

  1947年,当张骏祥导演受香港永华电影公司邀请拍摄电影《火葬》时,主演白杨推荐牛犇出演剧中小丈夫一角。牛犇跟着公司到香港拍了更多的电影。

  “在香港的时候,我在很多老电影人家里住过,吴祖光、李丽华、吕恩,还有很多人家里我都蹭住过。他们都把我当孩子,可以说我是在老电影人的呵护下成长的。”

  于是,解放后,谢添一声召唤,牛犇就回了北京,参加电影《龙须沟》的拍摄。拍完《龙须沟》又回到上海,成了上影演员剧团的演员,一直拍戏至今。

  “选择上海,就是因为我有很多好朋友当时都来了上海,我想跟他们一起工作。”

  上个世纪中叶,金焰、赵丹、白杨、刘琼、张瑞芳、孙道临、秦怡等一大批国宝级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齐聚上影演员剧团,可以说星光熠熠。

  超过70年的电影生涯,如果要枚举牛犇合作过的演员和导演,或许很难穷尽。但如果要说谁让他印象最深,牛犇会毫不犹豫地选张艺谋。

  牛犇以张艺谋的一天给记者举例,“傍晚结束一整天的拍摄,吃饭,然后马上集中所有部门,开会讨论明天的戏如何演,如何拍。大家畅所欲言,充分沟通,对明天的表演有一个预习,互相激发和补充,然后定了初步方案,演员回去背词休息。张艺谋组织两个场记发通告,完了之后他就去看今天的样片,甚至还进行一些粗剪。这都完了,导演还要再看两个钟头的外国影片,凌晨两三点才舍得去睡觉。但第二天一早,他绝不耽误出发时间,拿一把大蒜,夹一个馒头,出发了。”

  但他却说当时作为演员,偶尔也对这样严苛的导演有所“不满”。“现场他常常是,布置好了,说今天不拍了,因为光影不对了。当时我有一个镜头,足足拍了七天,剪出来只有几秒钟。”

  牛犇说其实心里也很敬重张艺谋。“搞艺术,就要精雕细琢,要对自己对艺术严苛。我们拍出来的电影,是会被永久性地保留的。”

  而说起合作过的演员,牛犇有点伤感:“我拿到奖杯的时候,欢欢喜喜的,他们一个个的,昨天还跟我一起工作的,如今都已经不在了。”

  沉默了一会儿,牛犇跟记者聊起他最好的“老朋友”赵丹,“打到‘‘后赵丹彻底解放了,还补发了工资。有一天赵丹交给我两万块钱,当年这可是一个很大的数目,赵丹让我做主,给他收拾收拾家。”

  他知道赵丹一生最喜欢三样东西,一是画画;二是对着镜子表演,审视自己的表情动作是否合适;三是弹吉他。

  于是,牛犇把赵丹的房间整修了,窗帘全换新的,沙发也翻修了,买了一块大镜子,最后还为赵丹设计了一张大桌子。赵丹有祖传的宽一米八的宣纸画,于是牛犇设计了一张长一米九、宽九十厘米的大桌子,放下了这张画,还有各种实用的小抽屉,“赵丹对这张桌子很满意,后来在这张桌子上画了很多画。”

  赵丹常常鼓励牛犇:“小牛子,最近这个戏演得不错,很真实,很动情,让我也感动了。”

  1957年在拍《海魂》时正好遇到评级定薪,当时牛犇闹情绪感到自己定级太低。

  赵丹语重心长地对牛犇说:“演好戏是主要的,不会因为你的级别高低而定你的戏好戏坏。观众喜欢一个演员不是因为你的级别,而是你的戏演得好不好。别闹情绪了,好好演戏才是最主要的,有些事一定要看得淡一些,小老弟记住我的话。”

  “明天我就要走了,到山东拍戏。一部讲改革开放背景下新农村建设的戏,我演一个一心想要维护老的土地、不理解新农村改革的老农民。”

  聊起工作,这个83岁的老头仍是干劲十足:“近十年,几乎每个月我都要开工,每年必须保证,有一两部电影。”

  高产之余,牛犇更看重的是表演的质量,“每部戏我都要先看剧本。一来,如果台词很长,我要早一点背,勤能补拙嘛。另外呢,也是最重要的,我要看这个故事说的谁、为谁说,要宣扬要歌颂的是什么,拍出来是不是对社会有好处。”

  牛犇的话很朴素,一口气讲完,他说如今选剧本,首先考虑的就是“社会效益”。

  牛犇说,虽然现在不再担任副团长了,但他还时常给上影演员剧团出谋划策,“我对电影还有很多想法,接上一个好剧本,我还会很努力的。”听他这样“信誓旦旦“,我们有理由相信,金鸡奖终身成就奖,不会让小牛子停下前进的脚步,只会激励牛犇在艺术探索的道路上更加坚定执着。

  闲谈间,牛犇回忆起另一位他非常敬重的导演谢晋。“当年拍《天云山传奇》,我给他找的演员。”牛犇特特别给我介绍了两个配角,一个是阴险的办公室主任,窥探别人时他给演员设计了一个小动作,让他下意识地按原子笔,“咔哒咔哒,一下一下,配合着那个窥视的暗搓搓的心理。”另一个是总帮别人介绍对象的老干部,“我就想起来苏联老电影里一个官僚主义,擤鼻涕的动作,让他没事就擤鼻涕,看起来特别无所事事”。

  这些演员的名字或许已经模糊了,但这些几十年前精心设计的微小的细节,牛犇如今讲来,却仍有几分得意。72年来,演过几百个角色,牛犇说自己不分戏大戏小,哪怕微电影他也认真对待剧本,也不管台词多少,哪怕没有台词,他也要开机前琢磨好人物性格。或许正是这对待每一个细节的虔诚,成就了一个好演员。

大西洋客户端